欧美日本FBA头程 优质供应链

要发展还是要正义?时尚品类厂商转型迫在眉睫

浏览数:4 

早在疫情爆发以前,英国时尚品类的零售业务就已经陷入了困境之中。John Lewis, M&S 以及 Debenhams都宣布了减产、裁员以及关闭部分门店以维持收支平衡,而House of Fraser难以维持公司运作直接被收购了。疫情以后,Oasis和 Warehouse则是先后申请了破产托管。另外,John Lewis也表示,就算生产秩序恢复正常了,该公司旗下部分门店也将面临永久闭店。

这些零售商面临的挑战之一是,要和不仅有像Primark和H&M这样的国际竞争对手,还有Pretty Little Thing这样的在线零售商进行价格竞争。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过后,消费者的购买力被削弱,因此价格低廉的服装对买家的吸引力越来越大。

快时尚品牌应运而生——消费者认为这些衣服是不经穿的。因此加快了这些衣服的迭代进程。但实际上,这些衣服的价格并没有反映它们的真实成本。它既忽略了制造这些衣服的人工成本,也忽略了更多生产、运输环节以及垃圾填埋所产生的碳足迹。

希望之光

今年年初,有趋势表明可持续发展或将重新被提上议程。由Extinction Rebellion 和Greta Thunberg引导的消费者抗议活动激增,似乎预示着公众渴望变革。为了提高人们对时尚行业(制衣等)是仅次于石油的第二大污染的认识,Extinction Rebellion曾在2019年伦敦时装周期间举行了“葬礼”,希望引起人们对气候变化导致的物种灭绝和生命逝去的重视。

考虑到2019年的极端天气状况,以及相关部门此前公布的,人们只有10年时间来阻止气候变化带来的不可逆转的后果这一言论。可能会使得消费者选择更为环保绿色可持续的方式进行购物。

但是今年,意想不到的疫情在全球大面积爆发。由于许多商业街的店铺被迫停业,整个行业一直处于动荡之中。Primark和Matalan等品牌已经取消或暂停了孟加拉国等地的订单,导致当地一些工厂倒闭。虽然世界经济停滞不前可能会给环境带来极大的好处,但对于那些被迫休假或失业的服装业从业者来说,这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安慰。

经历这些剧变后,时尚行业迎来了一个既可以帮助这些员工,又可以更广泛地将可持续发展作为其业务的核心的机会。

Burberry和Prada等大牌时尚零售商决定为医护人员生产医疗服和口罩,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如果公司能够做出积极的改变来帮助对抗疫情,他们也可以应对快时尚品牌带来的冲击。

举个例子,如果企业服装工人提供符合当地最低生活水平标准的薪资并用剩下的资金来做市场营销得话,可以取得一些市场和价格优势,从而实现销售额的增长。给工人们提供符合当地最低生活水平标准的薪资并不会增加多少生产成本

以一件零售价为29英镑的t恤为例,工人从中得到售价的0.6%或18便士。即使把工人的抽成提到36便士,也不会使整体价格上涨太多。支付最低生活水平工资应该做到能使发展中国家的工人负担得起营养食品、水、住房、衣服、教育、医疗保健和交通的同时还能留有剩余。

来自爱丁堡的Cally Russell是一位时尚业的企业老板,他利用了一个独到的方法来帮助服装工人应对疫情。他创立了“库存消灭计划”(Lost Stock initiative),直接从孟加拉制造商那里购买被此前被英国时装零售商取消的订单生产的服装来进行销售。

这样一箱衣服能获利大概39英镑。其中几乎三分之一的资金都捐赠给了向疫情之下挣扎的孟加拉提供食品和卫生用品的萨吉达基金会(Sajida Foundation),为了向公众展示,Lost Stock initiative还提供了价格明细单,其中概述了制造商,慈善机构和计划本身的成本。

鼓励与关怀

行业市场营销人员可以使用的另一种策略是,采取一种类似于疫情时所带来的关怀精神来给消费者加油打气。例如,英国部分公司每周都为有大贡献的员工鼓掌。也有许多企业团结起来,将自身的信息资源和资本集中在支持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中的工作人员身上了。

营销人员同样可以引导人们把自我满足的欲望放到到购买有益于社会环境的产品上。上面举的例子说明了消费者在意识到对服装工人和环境剥削的指控时产生了不适体验,但市场也能利用情绪这一点反其道而行之,进而从中获益。

时尚企业TOMS (Tomorrow’s Shoes)就是将捐赠作为其战略核心的的企业:每卖出一双鞋,就会有一双鞋捐赠给需要帮助的儿童。数据显示,自2006年以来,该企业已经捐赠了1亿双鞋子,日前,TOMS也开始涉足眼镜等领域。

另一个例子是 Snag Tights,每有一个订单产生,该公司就会为NHS的前线工作人员提供一套免费的紧身衣。该公司在市场上宣传其产品是绿色环保的,并且没有塑料包装,且其目前正在试图开发世界上第一种完全生物可降解的紧身衣。

二手置换

另一个途径是延长时尚和纺织品的使用周期。今年2月,伦敦时装周首次开办了一个二手衣物交换店。同样,Selfridges位于伦敦牛津街的旗舰店也在2019年通过二手网站Vestiaire Collective开始销售一些二手奢侈品和高端品牌。

此外,提供时尚服装和配饰租赁的地方也在增多,这样可以让消费者能购买更高质量的衣服和奢侈品。时装零售商也可以朝这个方向发展,同时也可以通过举办相关活动将旧服装进行二次设计和改造成新的东西来提供给客户。

总而言之,时尚行业应该利用疫情期间的行业停顿和民众当前的情绪来引领全球经济,用它的力量来帮助改变我们与服装之间的关系,使服装变得更加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