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日本FBA头程 优质供应链

一拖再拖!“长赐号”索赔案宣判再延期,船只继续被扣

 二维码 2
文章附图
20日,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律师表示,就巨型货轮“长赐号”堵塞运河一事,船东已提出新的赔偿方案,以解决与运河当局间的纠纷。埃及法院已将这宗诉讼案宣判时间再延2周。
“长赐号”货轮3月下旬在苏伊士运河搁浅,严重堵塞运河双向交通,影响全球货运。货轮自3月29日脱困后,一直停泊在运河两段河道间的大苦湖中。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最初要求“长赐号”日本船东正荣汽船公司赔偿9.16亿美元。不过,其后又将索赔金额降至5.5亿美元,包括为确保该船获释而支付的2亿美元保证金,剩余金额则须通过信用证(Letter of Credit)支付。
针对求偿金额及船只在埃及法院命令下遭到扣留,长赐轮的日本船东正荣汽船和其保险商提出异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此前表示,正荣汽船公司只愿意支付1.5亿美元。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律师巴克(Khaled Abu Bakr)在埃及伊斯梅利亚(Ismailia)的法院庭讯时表示,关于“长赐号”扣留争议的协商持续至19日,且船东已提议一项新方案。但他未透露进一步细节。
本案已数度延后宣判,原定延至6月20日;但正荣汽船的律师表示,他们的法律团队已要求更多时间协商。司法界消息人士表示,法院已将判决延到7月4日,好让诉讼双方能达成“友好和解”。
 “长赐号”货轮于今年3月23日在埃及苏伊士运河搁浅,造成苏伊士运河堵塞,事后埃及伊斯梅利亚市经济法院裁定预防性扣押该货轮。此前,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宣布了“长赐号”搁浅事故调查报告,称事故责任全在“长赐号”船长身上。
据路透社报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局长拉比耶表示,3月23日当天,在“长赐号”发生事故前,有其他船只通过运河,若“长赐号”船长因恶劣天气,要求延后通过运河,这一要求本应立刻获得批准,作为船长他也有权要求更改船舶行程。因此尽管船长声称是因天气导致事故发生,但却没有采取任何上述措施避免意外。
拉比耶认为,这意味着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在3月23日的事故中并不存在任何责任。据悉,目前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已经将要求“长赐号”支付的赔偿金从最初的9.16亿美元降至5.5亿美元,而且只需要2亿美元的预付款就能让法院释放“长赐号”。这些赔偿金一部分是要发放给所有参与救援工作的人员,而金额则是取决于船舶本身以及运载的货物价值。
 “长赐”号自2021年3月23日起在苏伊士运河搁浅6天,造成运河交通严重堵塞。“长赐”号脱浅后被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扣押,该局向“长赐”号船主索赔超9亿美元,以弥补停航造成的损失。
5月4日,埃及伊斯梅利亚地方法院驳回了“长赐”号船东公司提出的解除对“长赐”号扣押的上诉请求, 裁定其不得离开苏伊士运河。
据埃及《金字塔报》5月11日报道,埃及总统塞西当天批准了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提交的苏伊士运河南段航道拓宽计划,该计划预计在两年内完成。
据报道,塞西与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当天出席埃及东北部伊斯梅利亚省多个项目的交付仪式。塞西在仪式上说,今年3月发生的货轮搁浅事故凸显了加宽苏伊士运河南段航道的重要性。
拉比耶说,该计划主要涵盖苏伊士运河苏伊士市至大苦湖段的约30公里航道,将在此前基础上加宽40米,最大深度从约20米加深至约22米。该计划完成后将使苏伊士运河南段航道拥有双向通行能力,提高运河的通行效率。
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轮“长赐”号3月23日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堵塞。经过连续数天救援,搁浅货轮3月29日成功起浮脱浅。4月,苏伊士运河管理局采购的首艘大型绞吸式挖泥船交付,用以拓宽运河南段航道。

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界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该运河收入是埃及国家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之一。